首页 » 金融头条 » 投资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2019-05-07 07:31  作者:某小编  类别:投资

2019年ARVO参会感想

2019年4月28日-5月2日一年一度的美国视觉和眼科研究年会(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in Vision and Ophthalmology, ARVO 2019)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据悉,ARVO是世界上最大的眼科和视觉研究组织,会员来自世界各个国家,人数超过15000人,主要致力于眼科和视觉方面的研究、培训和知识传播。

今年会议的主题是“从实验室到临床然后再返回实验室(from Bench to Bedside and Back)”,旗帜鲜明地强调了转化研究的重要性。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nlligence, AI)在眼科的应用是一个突出的亮点,特别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英国牛津大学展示了机器人做人类基因治疗。

我投稿的内容“rAAV变异体玻璃体腔注射后对视网膜的特异性转导研究(Transduction profiles of rAAV capsid mutants for retina following intravitreal injection)”作为展板交流。由于目前的基因治疗采用视网膜下注射的方法,可以对视网膜造成明显的损害,因此,该研究也引起了众多参会专家的兴趣。美国及英国等相关实验室也在会议上展示了类似的内容。但是目前的临床试验和临床治疗基本上还是采用视网膜下注射的方法。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很荣幸4月30日应张新媛教授邀请作为“糖尿病和眼部并发症(Diabetes and ocular complications)”专题时间段Panelist专家团专家。

10年前第一次参加ARVO

虽然温哥华的风景是如此的令人陶醉,但是我几乎每天都会想起10年以前第一次参加ARVO会议情景。

2008年4月27至5月1日,一年一度的ARVO盛会在美国的劳德尔堡举行,当年会议的主题是“创新眼科(Innovative Ophthalmology)”。这是我时隔两年之后的第二次到美国,依然非常兴奋。

更兴奋的是当时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庞继景教授指导下,温州医科大学院附属眼视光医院提供了非常好的实验室条件,我们在国内率先开展了基因治疗动物实验研究。我投稿的内容“玻璃体腔注射AAV 载体介导的基因治疗不影响进一步进行视网膜下腔注射的基因转染效率和基因治疗效果(Gene therapy following subretinal AAV5 vector delivery is not affected by a previous intravitreal AAV5 vector administration in the partner eye)”竟然获得了获美国视觉与眼科研究年会颁发的“ARVO/ALCON青年临床科学家研究奖”(ARVO/ALCON Early Career Clinician Scientist Research Awards)”,不仅提供3000美元奖金,而且邀请免费出席颁奖典礼。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根据当年颁奖条件规定,ARVO/ALCON青年临床科学家研究奖每年只授予五位在视觉和眼科基础和临床研究领域做出重要贡献的40岁以下青年临床科学家,2008年的获奖者分别来自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我不仅成为获该奖的第一个中国人,亚洲也只有一个日本学者于2007年获得过该奖,而且也是我国学者获以ARVO奖命名的第一个中国人。

坦白地说,当时刚刚进入基因治疗的大门,对基因治疗还比较陌生,获奖主要是靠庞教授指导有方和团队的合作,再加上一点点运气。但是这次获奖以后,我背着一个临床科学家奖获得者的名,所以我在以后临床工作中就会下意识地注意到在临床工作中如何找到科研的亮点。

要说参加2008年ARVO最大的收获除了获得青年临床科学家奖,就是现场聆听了美国、英国三个团队报告了他们进行Leber先天性黑矇Ⅱ型(LCAⅡ)半年的临床试验结果!当三个团队报告了他们非常令人鼓舞的结果以后,所以人起立致敬,给他们长时间鼓掌的情景至今难以忘怀。

这是基因治疗在人类遗传性致盲性眼病方面的第一次成功尝试,使眼科基因治疗真正从实验室走向临床,从此开启了基因治疗眼科遗传性疾病的新时代,在眼科基因治疗领域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国外经过十年的不懈努力,2018年美国和欧洲分别批准了LCA Ⅱ 基因治疗临床应用。可惜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目前国内还没有开展这个病的基因治疗,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庞教授作为我基因治疗的引路人,而2008年ARVO就是我进入基因治疗领域的一道门。进入了这道门的10年以来,在国内外所在工作单位和领导的支持下,一直聚焦于遗传性视网膜疾病发病机制研究和基因治疗研究,主持包括国家重大专项子课题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等在内的相关课题,在此领域也发表了15篇文章,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2019ASCRS参会感想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由于我以前在美国工作和学习的地方在美国东北部的波士顿和华盛顿,西部的圣地亚哥又是一个美国非常漂亮的渡假胜地,也是我一直期待访问的地方之一。今年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ARVO和在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美国白内障和屈光手术(ASCRS)会议时间上刚好无缝连接。而且我们投稿的内容“3D数字可视化系统在白内障手术中的应用(Three-dimensional digital visualization for phacoemulsification and IOL implantation)”接受作为5月4日在的大会发言交流,而且在接受的电子邮件中明确告诉我大会发言交流非常少、竞争非常激烈,希望我能够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实际上,虽然我们是去年同时投了ASCRS和IJO(Indi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杂志。但是想不到IJO在今年3月底差不多投稿以后半年多就发表了,发表以后我们才知道这是3D数字可视化系统在白内障手术中首次应用。文章发表以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科学报、健康报等30多家媒体国内发布了标志着3D白内障手术时代已经到来的消息。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5月3日到美国圣地亚哥2019年ASCRS会议中心一看,场面非常大,可能跟国内全国眼科大会差不多规模。而且会上也有个别3D白内障手术的报告,结果跟我们一样,虽然他们的样本量大很多,可惜属于回顾性研究没有发表文章,而我们发表了,将来3D白内障手术一旦推广开来,我们还是第一个发表这方面的内容。还有一些诸如纳米激光白内障手术的新进展。同时令我惊奇的是世界著名的日本白内障手术专家Takayuki Akahoshi在我后面仍然报告关于劈核方面的内容,差不多10年以前我在美国的AAO会议上看过他现场直播,其手术技术之高超,也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想不到10年以后在一起开会、一起报告,而且会后我们还愉快地合影留念。

实际上,我使用3D系统来做白内障手术纯属偶然。这个爱尔康公司的3D手术视频系统NGENUITY是用来做眼底病手术的,可是2017年11月21日下午送到手术室的时候,我的眼底手术做完了,还有几个白内障手术还没有做。虽然我没有在病人身上用过这个系统,但是我在会议上试用过其他公司第一代3D手术系统,和其他用过的专家垢病一样,感觉是存在明显的延迟,就是眼睛看到的图像跟不上手操作的节奏,慢半拍甚至一拍的感觉。特别是白内障手术一般都会做得比较快,这样在病人上面用很危险的。但是我在福州举办的全国眼科年会上试用爱尔康公司3D手术视频系统NGENUITY的时候就没有感觉到任何延迟,眼睛和手操作的节奏完全一致。所以,我在当天下午就在白内障手术上试用了这个系统,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延迟,就震撼两个字。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从ARVO到ASCRS—见证基因治疗到引领3D白内障手术

可能还是运气好!2019年5月4日在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2019 ASCRS年会上作为全球第一个报道3D白内障手术的医生而获爱尔康公司颁发的“Science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Contribution Award(科学和技术创新贡献奖)”。

这又是另外一个收获,荣誉归功于我的团队!

今年的ARVO会议,包括我的博士生在内,医院共派出6个人参加;ASCRS会议包括我和第一作者钱竹苑博士及贡献作者樊华博士共3个人参加。ARVO是我进入基因治疗领域的一道门,我希望ARVO和ASCRS也能够成为他们不断成长的一道门,伴着他们走向成功!

【免责声明】:司天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司天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文章
  司天监免费提供的行情数据以及其他资料均搜集整理自互联网,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并不构成投资建议。司天监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 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 2018 www.sitianji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7041212号-4